您的位置:

首页>科学幻想>变身休真记-第6章 出价卖处

变身休真记-第6章 出价卖处

变身休真记-第6章 出价卖


     姊夫出差还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,我和老姊每天除了练功之余,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每次练过功后会变的特别的饥渴,我们寻思这一定就是奼女心经造成的,和老姊商量了一下,我们决定出去採阳补。

     只是我现在还是一个处女,老姊问我有没有比较喜欢的男人,我说没有,她就建议我第一次卖处算了,我长的这幺漂亮,一定可以卖一个好价格的,我考虑了一下,点头同意了老姊的建议。

     于是老姊打电话,给了上次我们去的那家酒吧的经理,她和那个酒吧经理关係不错,老姊告诉他说我想卖处,请他能不帮忙能安排一下,对方一口答应,说我长的这幺漂亮,一定可以卖个好价格的,老姊谢过他之后挂了电话。

     之后几天我们继续进行着奼女功的修练,老姊感觉非常的困难,通常一招要练习好久,而我就觉得很轻鬆,这可能就是天分的差别,我们都对阴功中一招控制男人时间得招数很感兴趣,老姊说以情老是碰到干不了几分钟就洩的男人,搞得非常的不爽,现在有了这一招就再也不怕了,她就拚命的练习,而我由于要卖处,第一次肯定会很痛,所以我把一招让男人一触即发的招数进行了反覆的练习。

     这个时候老爸打了我的电话,告诉我他找了他的一个战友张局长,这个局长我也是认识的,人长的又高又壮,老爸对他说,我有一个侄女,由于是超生,所以到想在还没有报上户口,是个黑户,现在姑娘已经二十三岁了,没有身份找工作什幺的都很不方便,就想请老战友帮个忙,看看是不是可以报个户口。

     老爸的战友一听,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老爸,说他跟的一个主管户口的副市长关係很铁,一句话就能搞定,老爸听了很高兴,就要带我到他家里拜访了一下。

     老姊开着车,带着我和老爸去了这个张局长的家,这个老家伙的年纪都能做我的老爸了,可在见到我和老姊之后,竟然不停对着我们的大腿、胸部瞄个不停,老爸是个直肠子,没想过他的战友会有什幺不良企图,我和老姊却感觉到了他色迷迷的眼神,可感觉到又能怎幺样,现在是有求于人家,还要装着笑脸亲切的喊他伯伯,要他一定帮忙什幺的。

     这个社会真是没有身份就寸步难行,没有精液进入的炼精炉,我们的内力也就一直处于一个停滞不前的状态,好在别的奼女功进境却很快,现在万事具备只是等我卖处了,之后我们就可以拚命练习来的了。

     没有男人供我们练习,我们就互相把对方当作男,这方面姊姊的性经验比我要丰富的多,有很多问题我要向她请教她,姊姊又忍了几天后终于受不了了,抛下我一个人,到酒吧把白天练习的招数找人实践。

     炼阳炉需要男人精液的数量很大,她一次练习大概需要男人三次的量,有了男人精液的滋润,她的功力在飞速的提升,随着功力的提升,姐姐的外貌也在慢慢的变化着,皮肤变的白皙、嫩滑,头髮变的乌黑,本来就很大的乳房也越来越大,整个人显得越来越年轻,看着她的变化,我也在心里也替她高兴,由于效果十分得显着,她的功也练的更加勤了。

     这天和老姊刚练完功,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是老爸战友打来的,我猜可能是我身份证的事有了眉目,接了以后果然是的,他要我到他的办公室去一下,有点问题还要问我,我和老姊开车到了他的办公室,他唧唧歪歪跟我们绕了一大圈,说什幺我是他侄女儿,要侄女儿听伯伯话什幺的,我和老姊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。

     告辞之后和老姊商量了一下,起先非常的生气,大骂他那幺大年纪了,还想老牛吃嫩草什幺,可骂完之后又,又找不到任何办法来解决我身份问题的办法,在老姊的劝说之下,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说:「身份证办下来一切好说,不然毛也没有。」

     老姊歎了口气说,不上他的床估计这身份是办不下来的,可也不能把第一夜就给他吧,老姊拿出了我们上次我们去酒吧的性感衣服,打电话给酒吧经理,要他快点安排,酒吧经理说目前联繫了几个老闆,已经有人开出了一百万的价格,是一个台湾的老头,七十多岁,如果现在急着用钱的话就只有这个老头了。

     我们一听,觉得一百万已经不少的了,姊姊问我,老头有没有关係,我考虑了一下,觉得有点噁心,但想想时间比较紧,张局那里是说要上床就上床的,权衡了一下点头同了意。

     一个小时之后,老姊的银行卡上就多了一百万,我们应约来到了事先说好的酒店,按了房间的门铃,只见一个个子不高,有点发胖,头髮花白,穿着衬衫,吊带西裤的老头开了门,这老头一看见我,两只眼睛都发直了,我觉得这老头就是有点色,别的也不是很噁心。

     老头把我们让进了房间,老姊对他说我妹妹是第一次,从小又怕痛,所以要陪着我,老头同意了我们的要求,说道:「好的,陪完她再陪陪我怎幺样,我出一万块了啦。」

     进了房间,老头对我说:「我已经洗过澡了,可以开始了吗?」我点了点头,坐在床上,老姊帮我把衣服脱了下来,看着我完美的裸体,他的呼吸立刻就开始变的急促,我和老姊看他这幺大把年纪,真怕他心脏病发作,在他的要求之下,老姊也把衣服脱了个精光,之后他自己也脱光了衣服。

     姊姊对我说不要怕,扶着我躺在床上,我闭上眼睛,就听姊姊说:「我妹妹是第一次,你要温柔一点啊!」

     「不急,我要先检查一下是不是原装货,不然一百万我不是白花了呀。」他对我姊姊说。

     「随便你了。」姊姊听他说要验货,我听声音出老姊的声音,好像有点不高兴。

     之后我感觉这个老头,先是趴在我胸部看了半天,用手摸了摸我的大奶子,又捏了捏我的奶头,最后还把奶头含在嘴里裹了裹,接下来又在我的小腹、大腿、小腿、背后等地方又是看又是摸的,往下分开了我的大腿,看了一会我的阴户,又分开了我的,看见了我的处女膜,一切检查完毕之后笑着说:「小姐,是原装货,不要不高兴啊,我给骗过的,不能不小心啊,我给你们加一百万好了。」

     听了他要加一百万,我和老姊的气顿时就顺了好多,终于他爬上了我的身体,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,我张着嘴任由他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,这次接吻和上次跟姊夫有点不同,但哪里不同我也说不清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随着他的舌头在我嘴巴里的搅动,我的嘴里竟然也产生了一丝丝的快感,不由心里感歎做女人真是好,男人就那幺一点有快感,女人却到处都是。

     不一会就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,这时,他的手也在我的两个巨乳上搓揉了起来,乳房,特别是乳头,在他各种方式的挤压之下,感觉非常的舒服。

     接下来,他把舌头从我的嘴巴里抽了出来,开始吻我的耳垂,脖子,这些地方我知道是女人的敏感地带,可没想到会这幺敏感,舒服的呻吟了起来……

     再往下,他又把我的奶头含在了嘴里,伴随着他对我奶头的允吸,奶头处传来一阵阵的快感,慢慢的竟然硬了起来,乳晕的面积也扩大了一倍有余,本来就很大奶子的体积,夜慢慢的扩大了四分之一都不止,奶子涨的非常难过。

     继续往下,他又在我的小腹,大腿,小腿上抚摸并亲吻了起来,这时我的下体已经是非常湿润的了,突然我感觉到了,我的里流出了一滴淫水,这滴淫水顺着会阴慢慢的流到了肛门上,我的肛门被这滴淫水刺激猛的猛一收缩。

     感觉下体的就好像一个被充气的气球,空虚的要命,非常想要一个东西塞满它,才会觉觉得充实,他终于摸到了我的下体,用手掌抚弄了一会之后,用一根手指从我的口插了进来,这种感觉真是最爽呆了,就在我享受这种感觉的时候,突然下体一痛,他的手指碰到了我的处女膜,叫了一下痛。